“兔子不吃窝边草,吃了无处逃!”

  

  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那该有多好!

  我结婚八年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不用在岳父家委屈了。可是有了大房子,老婆还是喜欢带着孩子在她娘家蹭饭,不愿意在这边居住。也罢,我喜欢安静,一个人霸占了新居也很爽。

  我老婆王红是个官迷,整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忙工作,好像从不疲倦。我知道她拼命的表现,无非是为了她的前途,想趁着年轻有精力往上爬呗。

  我就是个无欲无求的小市民,没什么追求,工作之余就是在网络世界里丰富自我,要么打网游,要么聊天喷水。

  老婆工作干劲十足,可对我却不积极,有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工作的欲望消磨了生理的欲望。总之,我和她夫妻的那些事很不和谐。她在娘家住,也许是故意躲我吧!

  那天晚上下暴雨,突然停电了。邻居丽丽害怕,跑来敲我家的门。丽丽的老公在外地公司工作,她大晚上到我家,我真怕传出些风言风语。可她一直敲门,我又于心不忍,索性就开了门。

  没想到的是,门打开了,我们两个人的欲望之门也打开了。丽丽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透过手机发出的亮光,我看的有些意乱情迷。

  道道闪电,阵阵雷声,吓得丽丽蜷缩在我家的沙发上。她让我挨着她坐下,我们两个人就东一句西一句聊着。突然一声闷雷,吓得她钻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香艳的美女,我不由自主抱紧了她。这一抱,让我触摸到了她滑嫩的皮肤,干柴烈火就这样瞬间燃烧了。我和丽丽心照不宣,疯狂地缠绵在了一起。那晚,她睡在了我的床上。

  欲望就是条贪吃的蛇,有了第一次就会不只有一次。我们疯狂地偷吃,满足着贪婪的欲望。也许是我天生有色心没色胆,也许是我老婆太强势,我怕有一天纸包不住火。老婆发现后,我就惨了,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很害怕。

  我躲避丽丽,晚上在家不敢开灯,也不敢接她的电话。我想冷漠她一段时间,也许内心的欲望也就熄灭了吧!可丽丽变得疯狂而可怕,她总是敲我家的门!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现在真的无处可逃。我不敢开灯也不敢开门,我怕了,怕疯狂的爱恋烧毁了我的婚姻,烧烬了我的幸福。

  夜晚,我躺在床上备受煎熬,也许丽丽也在忍受着煎熬吧,不然我怎么总能听到她奇怪的声音呢?那声音让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我真心盼着老婆赶紧回家来住,也真心盼着丽丽的老公能够调回本市工作,那样的话,丽丽应该会冷静下来吧。

  如今,我整日忧心忡忡,害怕事情败露。面对疯狂着了魔的丽丽,除了躲我真的无计可施,我该怎么办呢?也许,真的不该招惹她,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该多好啊!

  错已注定,怎么才能挽回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那该有多好!

  我结婚八年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不用在岳父家委屈了。可是有了大房子,老婆还是喜欢带着孩子在她娘家蹭饭,不愿意在这边居住。也罢,我喜欢安静,一个人霸占了新居也很爽。

  我老婆王红是个官迷,整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忙工作,好像从不疲倦。我知道她拼命的表现,无非是为了她的前途,想趁着年轻有精力往上爬呗。

  我就是个无欲无求的小市民,没什么追求,工作之余就是在网络世界里丰富自我,要么打网游,要么聊天喷水。

  老婆工作干劲十足,可对我却不积极,有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工作的欲望消磨了生理的欲望。总之,我和她夫妻的那些事很不和谐。她在娘家住,也许是故意躲我吧!

  那天晚上下暴雨,突然停电了。邻居丽丽害怕,跑来敲我家的门。丽丽的老公在外地公司工作,她大晚上到我家,我真怕传出些风言风语。可她一直敲门,我又于心不忍,索性就开了门。

  没想到的是,门打开了,我们两个人的欲望之门也打开了。丽丽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透过手机发出的亮光,我看的有些意乱情迷。

  道道闪电,阵阵雷声,吓得丽丽蜷缩在我家的沙发上。她让我挨着她坐下,我们两个人就东一句西一句聊着。突然一声闷雷,吓得她钻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香艳的美女,我不由自主抱紧了她。这一抱,让我触摸到了她滑嫩的皮肤,干柴烈火就这样瞬间燃烧了。我和丽丽心照不宣,疯狂地缠绵在了一起。那晚,她睡在了我的床上。

  欲望就是条贪吃的蛇,有了第一次就会不只有一次。我们疯狂地偷吃,满足着贪婪的欲望。也许是我天生有色心没色胆,也许是我老婆太强势,我怕有一天纸包不住火。老婆发现后,我就惨了,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很害怕。

  我躲避丽丽,晚上在家不敢开灯,也不敢接她的电话。我想冷漠她一段时间,也许内心的欲望也就熄灭了吧!可丽丽变得疯狂而可怕,她总是敲我家的门!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现在真的无处可逃。我不敢开灯也不敢开门,我怕了,怕疯狂的爱恋烧毁了我的婚姻,烧烬了我的幸福。

  夜晚,我躺在床上备受煎熬,也许丽丽也在忍受着煎熬吧,不然我怎么总能听到她奇怪的声音呢?那声音让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我真心盼着老婆赶紧回家来住,也真心盼着丽丽的老公能够调回本市工作,那样的话,丽丽应该会冷静下来吧。

  如今,我整日忧心忡忡,害怕事情败露。面对疯狂着了魔的丽丽,除了躲我真的无计可施,我该怎么办呢?也许,真的不该招惹她,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该多好啊!

  错已注定,怎么才能挽回呢?

  

  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那该有多好!

  我结婚八年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不用在岳父家委屈了。可是有了大房子,老婆还是喜欢带着孩子在她娘家蹭饭,不愿意在这边居住。也罢,我喜欢安静,一个人霸占了新居也很爽。

  我老婆王红是个官迷,整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忙工作,好像从不疲倦。我知道她拼命的表现,无非是为了她的前途,想趁着年轻有精力往上爬呗。

  我就是个无欲无求的小市民,没什么追求,工作之余就是在网络世界里丰富自我,要么打网游,要么聊天喷水。

  老婆工作干劲十足,可对我却不积极,有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工作的欲望消磨了生理的欲望。总之,我和她夫妻的那些事很不和谐。她在娘家住,也许是故意躲我吧!

  那天晚上下暴雨,突然停电了。邻居丽丽害怕,跑来敲我家的门。丽丽的老公在外地公司工作,她大晚上到我家,我真怕传出些风言风语。可她一直敲门,我又于心不忍,索性就开了门。

  没想到的是,门打开了,我们两个人的欲望之门也打开了。丽丽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透过手机发出的亮光,我看的有些意乱情迷。

  道道闪电,阵阵雷声,吓得丽丽蜷缩在我家的沙发上。她让我挨着她坐下,我们两个人就东一句西一句聊着。突然一声闷雷,吓得她钻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香艳的美女,我不由自主抱紧了她。这一抱,让我触摸到了她滑嫩的皮肤,干柴烈火就这样瞬间燃烧了。我和丽丽心照不宣,疯狂地缠绵在了一起。那晚,她睡在了我的床上。

  欲望就是条贪吃的蛇,有了第一次就会不只有一次。我们疯狂地偷吃,满足着贪婪的欲望。也许是我天生有色心没色胆,也许是我老婆太强势,我怕有一天纸包不住火。老婆发现后,我就惨了,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很害怕。

  我躲避丽丽,晚上在家不敢开灯,也不敢接她的电话。我想冷漠她一段时间,也许内心的欲望也就熄灭了吧!可丽丽变得疯狂而可怕,她总是敲我家的门!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现在真的无处可逃。我不敢开灯也不敢开门,我怕了,怕疯狂的爱恋烧毁了我的婚姻,烧烬了我的幸福。

  夜晚,我躺在床上备受煎熬,也许丽丽也在忍受着煎熬吧,不然我怎么总能听到她奇怪的声音呢?那声音让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我真心盼着老婆赶紧回家来住,也真心盼着丽丽的老公能够调回本市工作,那样的话,丽丽应该会冷静下来吧。

  如今,我整日忧心忡忡,害怕事情败露。面对疯狂着了魔的丽丽,除了躲我真的无计可施,我该怎么办呢?也许,真的不该招惹她,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该多好啊!

  错已注定,怎么才能挽回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那该有多好!

  我结婚八年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不用在岳父家委屈了。可是有了大房子,老婆还是喜欢带着孩子在她娘家蹭饭,不愿意在这边居住。也罢,我喜欢安静,一个人霸占了新居也很爽。

  我老婆王红是个官迷,整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忙工作,好像从不疲倦。我知道她拼命的表现,无非是为了她的前途,想趁着年轻有精力往上爬呗。

  我就是个无欲无求的小市民,没什么追求,工作之余就是在网络世界里丰富自我,要么打网游,要么聊天喷水。

  老婆工作干劲十足,可对我却不积极,有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工作的欲望消磨了生理的欲望。总之,我和她夫妻的那些事很不和谐。她在娘家住,也许是故意躲我吧!

  那天晚上下暴雨,突然停电了。邻居丽丽害怕,跑来敲我家的门。丽丽的老公在外地公司工作,她大晚上到我家,我真怕传出些风言风语。可她一直敲门,我又于心不忍,索性就开了门。

  没想到的是,门打开了,我们两个人的欲望之门也打开了。丽丽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透过手机发出的亮光,我看的有些意乱情迷。

  道道闪电,阵阵雷声,吓得丽丽蜷缩在我家的沙发上。她让我挨着她坐下,我们两个人就东一句西一句聊着。突然一声闷雷,吓得她钻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香艳的美女,我不由自主抱紧了她。这一抱,让我触摸到了她滑嫩的皮肤,干柴烈火就这样瞬间燃烧了。我和丽丽心照不宣,疯狂地缠绵在了一起。那晚,她睡在了我的床上。

  欲望就是条贪吃的蛇,有了第一次就会不只有一次。我们疯狂地偷吃,满足着贪婪的欲望。也许是我天生有色心没色胆,也许是我老婆太强势,我怕有一天纸包不住火。老婆发现后,我就惨了,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很害怕。

  我躲避丽丽,晚上在家不敢开灯,也不敢接她的电话。我想冷漠她一段时间,也许内心的欲望也就熄灭了吧!可丽丽变得疯狂而可怕,她总是敲我家的门!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现在真的无处可逃。我不敢开灯也不敢开门,我怕了,怕疯狂的爱恋烧毁了我的婚姻,烧烬了我的幸福。

  夜晚,我躺在床上备受煎熬,也许丽丽也在忍受着煎熬吧,不然我怎么总能听到她奇怪的声音呢?那声音让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我真心盼着老婆赶紧回家来住,也真心盼着丽丽的老公能够调回本市工作,那样的话,丽丽应该会冷静下来吧。

  如今,我整日忧心忡忡,害怕事情败露。面对疯狂着了魔的丽丽,除了躲我真的无计可施,我该怎么办呢?也许,真的不该招惹她,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该多好啊!

  错已注定,怎么才能挽回呢?

  

  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那该有多好!

  我结婚八年了,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大房子,不用在岳父家委屈了。可是有了大房子,老婆还是喜欢带着孩子在她娘家蹭饭,不愿意在这边居住。也罢,我喜欢安静,一个人霸占了新居也很爽。

  我老婆王红是个官迷,整天像打了鸡血一样忙工作,好像从不疲倦。我知道她拼命的表现,无非是为了她的前途,想趁着年轻有精力往上爬呗。

  我就是个无欲无求的小市民,没什么追求,工作之余就是在网络世界里丰富自我,要么打网游,要么聊天喷水。

  老婆工作干劲十足,可对我却不积极,有时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工作的欲望消磨了生理的欲望。总之,我和她夫妻的那些事很不和谐。她在娘家住,也许是故意躲我吧!

  那天晚上下暴雨,突然停电了。邻居丽丽害怕,跑来敲我家的门。丽丽的老公在外地公司工作,她大晚上到我家,我真怕传出些风言风语。可她一直敲门,我又于心不忍,索性就开了门。

  没想到的是,门打开了,我们两个人的欲望之门也打开了。丽丽刚洗完澡,穿着睡衣,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味。透过手机发出的亮光,我看的有些意乱情迷。

  道道闪电,阵阵雷声,吓得丽丽蜷缩在我家的沙发上。她让我挨着她坐下,我们两个人就东一句西一句聊着。突然一声闷雷,吓得她钻到了我的怀里。

  看着香艳的美女,我不由自主抱紧了她。这一抱,让我触摸到了她滑嫩的皮肤,干柴烈火就这样瞬间燃烧了。我和丽丽心照不宣,疯狂地缠绵在了一起。那晚,她睡在了我的床上。

  欲望就是条贪吃的蛇,有了第一次就会不只有一次。我们疯狂地偷吃,满足着贪婪的欲望。也许是我天生有色心没色胆,也许是我老婆太强势,我怕有一天纸包不住火。老婆发现后,我就惨了,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我很害怕。

  我躲避丽丽,晚上在家不敢开灯,也不敢接她的电话。我想冷漠她一段时间,也许内心的欲望也就熄灭了吧!可丽丽变得疯狂而可怕,她总是敲我家的门!

  兔子都知道不吃窝边草,我现在真的无处可逃。我不敢开灯也不敢开门,我怕了,怕疯狂的爱恋烧毁了我的婚姻,烧烬了我的幸福。

  夜晚,我躺在床上备受煎熬,也许丽丽也在忍受着煎熬吧,不然我怎么总能听到她奇怪的声音呢?那声音让我辗转反侧,无法安然入睡。

  我真心盼着老婆赶紧回家来住,也真心盼着丽丽的老公能够调回本市工作,那样的话,丽丽应该会冷静下来吧。

  如今,我整日忧心忡忡,害怕事情败露。面对疯狂着了魔的丽丽,除了躲我真的无计可施,我该怎么办呢?也许,真的不该招惹她,当初若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该多好啊!

  错已注定,怎么才能挽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