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女人故事(四十五)

  白梨从小到大有无数个美好的幻想。比如外婆家墙上贴着一张图画,那个穿着红衣有一根乌黑的辫子,用脚尖跳舞的人,就曾让她浮想联翩,她一直渴望着自己长大了,也能像画中的人一样翩翩起舞。直到她上学读书之后,才知道画中之人跳的是芭蕾舞。同时也明白芭蕾舞离她的现实生活是多么的遥远,第一个幻想也就消无声息的破灭了。

  后来她从电视中看到滑冰比赛,她被滑冰运动员优美的身姿深深倾倒,幻想着自己也能够像一只蝴蝶一样在冰上飞舞。可是她所居住的小山城,那时只有一条唯一通往山外的公路,所有的梦想都被隔绝在山城廷绵起伏的群山之外。那滑冰之梦也就慢慢的在时光之中蒸发了。等到山城冒出一家又一家溜冰场时,她对那冰上运动的兴趣早已荡然无存。

  一个又一个幻想像天上的雨滴砸落在水泥地上溅起的雨花,一朵不曾熄灭另一朵又在绽放。只是到后来,光秃秃的水泥地,却留不住任何一朵小小的雨花。然而雨花又确确实实在水泥地上盛放过。

  无论白梨怎么会幻想,也不曾幻想到自己会有牢狱之灾。经过一系列的验名正身,白梨被带进十五号房间。里面已经有五六个女人,她们高矮胖瘦,美丑不等。看到有新人进来,都从电视机上转过头来,所有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

  白梨打量了房间一眼,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她对这里的人不感兴趣,也不打算和她们交朋友。估摸着看守人员走远了,有个烫染着黄色大波浪,高个子的女人来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 " 喂,咋被整进来的? "? 白梨抬起头怒瞪了她一眼: " 杀人碎尸进来的。" 黄发女人看到白梨眼中母狼一样的凶光,悻悻的回到电视机前。

  秋葵接到大儿子的电话,儿子告诉他已经在一家冷冻食品厂实习完毕,遇到了一个好师傅。师傅力邀他毕业后还回冷冻厂上班。秋葵对他的大儿子说,你喜欢那个工作么?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勉强,有道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还没有毕业,有很多选择的机会。儿子说,他会多投几份简历,比较一下,再做选择的。

  儿子还叮嘱她不要再打两份工了,以后弟弟的学费由他负责。大儿子从来没和她说过这么多的话,平时除了要生活费,基本上都不和她打电话。今天却和她说了这么多关心她的话,这让她的心里很是温暖。儿子终于长大懂事了,懂得体谅父母的艰辛和不容易。

  以前她是既想儿子,又害怕接到儿子的电话,因为电话那头的儿子,永远只有一句话:? "妈,我没钱了。"? 秋葵一直被这句话压得透不过气来,她一直那么爱钱,省钱,拼命的赚钱,为钱烦恼。为钱忧伤,为了钱而不惜透支自己的身体。甚至为了钱含污忍垢,可是金钱并不眷顾她,经常让她捉襟见肘,寅吃卯粮。今天儿子不在和她要钱了,她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负担好像卸去了一半。

  照在山顶上的阳光,有时候也会照到深深的谷底,所以就算是在那最低洼的水塘边,也会有生命的奇迹,比如一朵鲜艳的小花,或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小虾。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上,总会长出那么几颗绿油油的希望之苗。

  星期六,秋葵回家看母亲,也顺便回到自己的家里看了看。李柱生去年种下的葡萄苗,有的今年就开始挂果了,他正忙着给葡萄套纸袋,强烈要求秋葵回家帮忙,他滔滔不绝地向秋葵讲解种葡萄经验。秋葵心中有些惊讶,李柱生原本木纳少言,回家种个葡萄,还到变得伶牙俐齿了。

  李柱生的皮肤被太阳晒得乌黑发亮,繁重的体力活让他有些精瘦。但他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彩,整个人也就有了精气神。农民一旦离开了土地,像秧苗离开了泥土,就算不死也会发蔫。而一旦回到他们熟悉的土地上,又似鱼儿回到水里一样,重新获得了生机和自由。

  一排排的水泥桩已经埋好了,而且用铁丝给葡萄搭好了架子。葡萄苗伸出细瘦的触须奋力往上爬,生命的力量是多么的神奇和伟大,这么一棵棵弱不禁风的小苗,用不了三两年的时间,并会长成一片旺盛的葡萄园。

  秋葵又闻到了熟悉的泥土味,这味道让她生出些欢欣和激动,偶尔还有一阵阵好闻的花香,那是河岸上刺槐和女贞树的花香。她压抑着心中莫名的欢喜,那是希望的小苗在这片土地上萌芽,就像这田野上的小草,在春雨中按耐不住的往上窜。

  秋葵看李柱生把每一串葡萄都用纸袋子套起来。这么多的葡萄不知要套到什么时候。说道: " 不套纸袋子不行吗?小时候我们吃的葡萄没套袋子不也很好吗?" 李柱生说:? " 套纸袋的作用一来防止雀鸟损坏,二来是防雨水对葡萄的伤害,还有一个目的,套袋的葡萄果型好,成熟了才能卖好价钱。"?

  他对秋葵说。等葡萄熟了,你就回家帮我卖葡萄。秋葵心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一年多李柱生的进步还真不小。

  秋葵说: "老二还要等两个月后才考试呢。我这会儿也回不来。"? 李柱生也不在说什么,虽然回家帮忙管理葡萄园很重要,但是和儿子上学比起来,还是后者更重要。

  秋葵带回来一些乡下的土特产,把它分送给杜若和海棠她们。白梨也有一份的,但杜若告诉她白梨的事。秋葵听了心里难受,她却有劲也使不上,只能空着急。

  江一苇原本自己工地上的事就很繁忙,再加上含笑和白梨这档子事,让他忙得焦头烂额。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身心疲惫,不禁心中感叹,真是岁月不饶人,难道自己就这么老了么?这种莫名的想法让他有些恐惧。

  如果就这么一天天的老去,那多么的可惜。这些年来他一直忙着赚钱,许多好吃的食物还没吃够,很多好玩的东西还没有尝试过。还没有攀登过泰山,还没有到过黄河,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有做,怎么可以老去呢?

  目前还没有时间伤春悲秋,得想法先把白梨从那地方弄出来。请律师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得请一个有名的大律师。

  好久没有江一苇的音讯,秋葵失落了一阵之后也就释然了,这样逐渐的淡忘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她原本也下定决心要离开他,但有时候人的心和口往往不统一。口中所言,并非心中所想,心中所想的,又并非心中所言。口是心非大约是大多数女人的通病。

  

  丁_香

  22d8d123 271c 4d80 9c59 6990844a9e37

  4.3

  字数 2271

  白梨从小到大有无数个美好的幻想。比如外婆家墙上贴着一张图画,那个穿着红衣有一根乌黑的辫子,用脚尖跳舞的人,就曾让她浮想联翩,她一直渴望着自己长大了,也能像画中的人一样翩翩起舞。直到她上学读书之后,才知道画中之人跳的是芭蕾舞。同时也明白芭蕾舞离她的现实生活是多么的遥远,第一个幻想也就消无声息的破灭了。

  后来她从电视中看到滑冰比赛,她被滑冰运动员优美的身姿深深倾倒,幻想着自己也能够像一只蝴蝶一样在冰上飞舞。可是她所居住的小山城,那时只有一条唯一通往山外的公路,所有的梦想都被隔绝在山城廷绵起伏的群山之外。那滑冰之梦也就慢慢的在时光之中蒸发了。等到山城冒出一家又一家溜冰场时,她对那冰上运动的兴趣早已荡然无存。

  一个又一个幻想像天上的雨滴砸落在水泥地上溅起的雨花,一朵不曾熄灭另一朵又在绽放。只是到后来,光秃秃的水泥地,却留不住任何一朵小小的雨花。然而雨花又确确实实在水泥地上盛放过。

  无论白梨怎么会幻想,也不曾幻想到自己会有牢狱之灾。经过一系列的验名正身,白梨被带进十五号房间。里面已经有五六个女人,她们高矮胖瘦,美丑不等。看到有新人进来,都从电视机上转过头来,所有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

  白梨打量了房间一眼,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她对这里的人不感兴趣,也不打算和她们交朋友。估摸着看守人员走远了,有个烫染着黄色大波浪,高个子的女人来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 " 喂,咋被整进来的? "? 白梨抬起头怒瞪了她一眼: " 杀人碎尸进来的。" 黄发女人看到白梨眼中母狼一样的凶光,悻悻的回到电视机前。

  秋葵接到大儿子的电话,儿子告诉他已经在一家冷冻食品厂实习完毕,遇到了一个好师傅。师傅力邀他毕业后还回冷冻厂上班。秋葵对他的大儿子说,你喜欢那个工作么?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勉强,有道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还没有毕业,有很多选择的机会。儿子说,他会多投几份简历,比较一下,再做选择的。

  儿子还叮嘱她不要再打两份工了,以后弟弟的学费由他负责。大儿子从来没和她说过这么多的话,平时除了要生活费,基本上都不和她打电话。今天却和她说了这么多关心她的话,这让她的心里很是温暖。儿子终于长大懂事了,懂得体谅父母的艰辛和不容易。

  以前她是既想儿子,又害怕接到儿子的电话,因为电话那头的儿子,永远只有一句话:? "妈,我没钱了。"? 秋葵一直被这句话压得透不过气来,她一直那么爱钱,省钱,拼命的赚钱,为钱烦恼。为钱忧伤,为了钱而不惜透支自己的身体。甚至为了钱含污忍垢,可是金钱并不眷顾她,经常让她捉襟见肘,寅吃卯粮。今天儿子不在和她要钱了,她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负担好像卸去了一半。

  照在山顶上的阳光,有时候也会照到深深的谷底,所以就算是在那最低洼的水塘边,也会有生命的奇迹,比如一朵鲜艳的小花,或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小虾。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上,总会长出那么几颗绿油油的希望之苗。

  星期六,秋葵回家看母亲,也顺便回到自己的家里看了看。李柱生去年种下的葡萄苗,有的今年就开始挂果了,他正忙着给葡萄套纸袋,强烈要求秋葵回家帮忙,他滔滔不绝地向秋葵讲解种葡萄经验。秋葵心中有些惊讶,李柱生原本木纳少言,回家种个葡萄,还到变得伶牙俐齿了。

  李柱生的皮肤被太阳晒得乌黑发亮,繁重的体力活让他有些精瘦。但他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彩,整个人也就有了精气神。农民一旦离开了土地,像秧苗离开了泥土,就算不死也会发蔫。而一旦回到他们熟悉的土地上,又似鱼儿回到水里一样,重新获得了生机和自由。

  一排排的水泥桩已经埋好了,而且用铁丝给葡萄搭好了架子。葡萄苗伸出细瘦的触须奋力往上爬,生命的力量是多么的神奇和伟大,这么一棵棵弱不禁风的小苗,用不了三两年的时间,并会长成一片旺盛的葡萄园。

  秋葵又闻到了熟悉的泥土味,这味道让她生出些欢欣和激动,偶尔还有一阵阵好闻的花香,那是河岸上刺槐和女贞树的花香。她压抑着心中莫名的欢喜,那是希望的小苗在这片土地上萌芽,就像这田野上的小草,在春雨中按耐不住的往上窜。

  秋葵看李柱生把每一串葡萄都用纸袋子套起来。这么多的葡萄不知要套到什么时候。说道: " 不套纸袋子不行吗?小时候我们吃的葡萄没套袋子不也很好吗?" 李柱生说:? " 套纸袋的作用一来防止雀鸟损坏,二来是防雨水对葡萄的伤害,还有一个目的,套袋的葡萄果型好,成熟了才能卖好价钱。"?

  他对秋葵说。等葡萄熟了,你就回家帮我卖葡萄。秋葵心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一年多李柱生的进步还真不小。

  秋葵说: "老二还要等两个月后才考试呢。我这会儿也回不来。"? 李柱生也不在说什么,虽然回家帮忙管理葡萄园很重要,但是和儿子上学比起来,还是后者更重要。

  秋葵带回来一些乡下的土特产,把它分送给杜若和海棠她们。白梨也有一份的,但杜若告诉她白梨的事。秋葵听了心里难受,她却有劲也使不上,只能空着急。

  江一苇原本自己工地上的事就很繁忙,再加上含笑和白梨这档子事,让他忙得焦头烂额。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身心疲惫,不禁心中感叹,真是岁月不饶人,难道自己就这么老了么?这种莫名的想法让他有些恐惧。

  如果就这么一天天的老去,那多么的可惜。这些年来他一直忙着赚钱,许多好吃的食物还没吃够,很多好玩的东西还没有尝试过。还没有攀登过泰山,还没有到过黄河,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有做,怎么可以老去呢?

  目前还没有时间伤春悲秋,得想法先把白梨从那地方弄出来。请律师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得请一个有名的大律师。

  好久没有江一苇的音讯,秋葵失落了一阵之后也就释然了,这样逐渐的淡忘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她原本也下定决心要离开他,但有时候人的心和口往往不统一。口中所言,并非心中所想,心中所想的,又并非心中所言。口是心非大约是大多数女人的通病。

  白梨从小到大有无数个美好的幻想。比如外婆家墙上贴着一张图画,那个穿着红衣有一根乌黑的辫子,用脚尖跳舞的人,就曾让她浮想联翩,她一直渴望着自己长大了,也能像画中的人一样翩翩起舞。直到她上学读书之后,才知道画中之人跳的是芭蕾舞。同时也明白芭蕾舞离她的现实生活是多么的遥远,第一个幻想也就消无声息的破灭了。

  后来她从电视中看到滑冰比赛,她被滑冰运动员优美的身姿深深倾倒,幻想着自己也能够像一只蝴蝶一样在冰上飞舞。可是她所居住的小山城,那时只有一条唯一通往山外的公路,所有的梦想都被隔绝在山城廷绵起伏的群山之外。那滑冰之梦也就慢慢的在时光之中蒸发了。等到山城冒出一家又一家溜冰场时,她对那冰上运动的兴趣早已荡然无存。

  一个又一个幻想像天上的雨滴砸落在水泥地上溅起的雨花,一朵不曾熄灭另一朵又在绽放。只是到后来,光秃秃的水泥地,却留不住任何一朵小小的雨花。然而雨花又确确实实在水泥地上盛放过。

  无论白梨怎么会幻想,也不曾幻想到自己会有牢狱之灾。经过一系列的验名正身,白梨被带进十五号房间。里面已经有五六个女人,她们高矮胖瘦,美丑不等。看到有新人进来,都从电视机上转过头来,所有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

  白梨打量了房间一眼,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把头埋在双臂之间,她对这里的人不感兴趣,也不打算和她们交朋友。估摸着看守人员走远了,有个烫染着黄色大波浪,高个子的女人来到她身边,伸手拍了拍她: " 喂,咋被整进来的? "? 白梨抬起头怒瞪了她一眼: " 杀人碎尸进来的。" 黄发女人看到白梨眼中母狼一样的凶光,悻悻的回到电视机前。

  秋葵接到大儿子的电话,儿子告诉他已经在一家冷冻食品厂实习完毕,遇到了一个好师傅。师傅力邀他毕业后还回冷冻厂上班。秋葵对他的大儿子说,你喜欢那个工作么?如果不喜欢就不要勉强,有道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还没有毕业,有很多选择的机会。儿子说,他会多投几份简历,比较一下,再做选择的。

  儿子还叮嘱她不要再打两份工了,以后弟弟的学费由他负责。大儿子从来没和她说过这么多的话,平时除了要生活费,基本上都不和她打电话。今天却和她说了这么多关心她的话,这让她的心里很是温暖。儿子终于长大懂事了,懂得体谅父母的艰辛和不容易。

  以前她是既想儿子,又害怕接到儿子的电话,因为电话那头的儿子,永远只有一句话:? "妈,我没钱了。"? 秋葵一直被这句话压得透不过气来,她一直那么爱钱,省钱,拼命的赚钱,为钱烦恼。为钱忧伤,为了钱而不惜透支自己的身体。甚至为了钱含污忍垢,可是金钱并不眷顾她,经常让她捉襟见肘,寅吃卯粮。今天儿子不在和她要钱了,她觉得自己肩膀上的负担好像卸去了一半。

  照在山顶上的阳光,有时候也会照到深深的谷底,所以就算是在那最低洼的水塘边,也会有生命的奇迹,比如一朵鲜艳的小花,或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小虾。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上,总会长出那么几颗绿油油的希望之苗。

  星期六,秋葵回家看母亲,也顺便回到自己的家里看了看。李柱生去年种下的葡萄苗,有的今年就开始挂果了,他正忙着给葡萄套纸袋,强烈要求秋葵回家帮忙,他滔滔不绝地向秋葵讲解种葡萄经验。秋葵心中有些惊讶,李柱生原本木纳少言,回家种个葡萄,还到变得伶牙俐齿了。

  李柱生的皮肤被太阳晒得乌黑发亮,繁重的体力活让他有些精瘦。但他的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光彩,整个人也就有了精气神。农民一旦离开了土地,像秧苗离开了泥土,就算不死也会发蔫。而一旦回到他们熟悉的土地上,又似鱼儿回到水里一样,重新获得了生机和自由。

  一排排的水泥桩已经埋好了,而且用铁丝给葡萄搭好了架子。葡萄苗伸出细瘦的触须奋力往上爬,生命的力量是多么的神奇和伟大,这么一棵棵弱不禁风的小苗,用不了三两年的时间,并会长成一片旺盛的葡萄园。

  秋葵又闻到了熟悉的泥土味,这味道让她生出些欢欣和激动,偶尔还有一阵阵好闻的花香,那是河岸上刺槐和女贞树的花香。她压抑着心中莫名的欢喜,那是希望的小苗在这片土地上萌芽,就像这田野上的小草,在春雨中按耐不住的往上窜。

  秋葵看李柱生把每一串葡萄都用纸袋子套起来。这么多的葡萄不知要套到什么时候。说道: " 不套纸袋子不行吗?小时候我们吃的葡萄没套袋子不也很好吗?" 李柱生说:? " 套纸袋的作用一来防止雀鸟损坏,二来是防雨水对葡萄的伤害,还有一个目的,套袋的葡萄果型好,成熟了才能卖好价钱。"?

  他对秋葵说。等葡萄熟了,你就回家帮我卖葡萄。秋葵心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一年多李柱生的进步还真不小。

  秋葵说: "老二还要等两个月后才考试呢。我这会儿也回不来。"? 李柱生也不在说什么,虽然回家帮忙管理葡萄园很重要,但是和儿子上学比起来,还是后者更重要。

  秋葵带回来一些乡下的土特产,把它分送给杜若和海棠她们。白梨也有一份的,但杜若告诉她白梨的事。秋葵听了心里难受,她却有劲也使不上,只能空着急。

  江一苇原本自己工地上的事就很繁忙,再加上含笑和白梨这档子事,让他忙得焦头烂额。他头一次感觉到自己身心疲惫,不禁心中感叹,真是岁月不饶人,难道自己就这么老了么?这种莫名的想法让他有些恐惧。

  如果就这么一天天的老去,那多么的可惜。这些年来他一直忙着赚钱,许多好吃的食物还没吃够,很多好玩的东西还没有尝试过。还没有攀登过泰山,还没有到过黄河,还有好多好多的事没有做,怎么可以老去呢?

  目前还没有时间伤春悲秋,得想法先把白梨从那地方弄出来。请律师是必不可少的,而且还得请一个有名的大律师。

  好久没有江一苇的音讯,秋葵失落了一阵之后也就释然了,这样逐渐的淡忘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她原本也下定决心要离开他,但有时候人的心和口往往不统一。口中所言,并非心中所想,心中所想的,又并非心中所言。口是心非大约是大多数女人的通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