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了的牵挂,扶贫好党员燕振昌,他虽然走了,但是事迹值得赞扬

在我老家长葛市坡胡镇水磨河村原党委书记燕振昌留下的93本日记里,村委会副主任张万顺似乎能触摸到老支书呕心沥血的一生。从1972年起,燕振昌就有写日记的习惯。村里当天的工作安排,父老乡亲们操心的大事小情,他都写在日记上。日记上的一句话他记忆犹新:要让村民过上有房住、走好路、能读书、有玩处的安生日子。2014年12月12日凌晨,他伏在案上,像往常一样记着头一天的工作和当天的安排,第四条只写了一个开头。一支摘掉帽子的笔,静静地躺在日记旁边。随后赶来的医护人员证实,燕振昌因突发心肌梗死,于凌晨4时去世。

93本日记,浓缩了燕振昌一生的奋斗史。每一个字,都饱含他的心血。这些日记,摞起来有一人多高,像一座无言的丰碑。2014年12月12日凌晨,燕振昌累倒在他的办公桌前,再也没有醒来,这一年他73岁。送他走那天,依照他生前在村里立下的规矩,婚丧嫁娶不大操大办、吃吃喝喝,办白事儿更不能请人“吹响儿”。但是,在遗体告别仪式上,经中共许昌市委组织部批准,燕振昌身上覆盖着党旗。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水磨河村是长葛、禹州交界处有名的大村和穷村,1970年燕振昌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后,常常和村“两委”班子成员一起合计办集体企业,给大队多产东西,多攒点钱。1973年后,燕振昌领着社员办起了农机配件厂、面粉厂、冰糕厂、机瓦厂,这几个厂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水磨河大队的重要经济来源。随后,又建起了白灰窑、砖瓦窑,成立了建筑队和石工队。到1981年,水磨河村已拥有预制板厂、机械厂、车队、木工厂、供销社等十几家集体企业,每年给村里交利润30多万元。同样是1981年,水磨河村开始实行以农户为单位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意味着,经济搞活的苗头在这个豫中乡村点燃了。人们开始想着法儿地赚钱,要摆脱穷日子。1986年,燕振昌得知,上面开始有了“股份制企业”的提法,这使他嗅到了经济改革的信号。他赶紧再打听,但只是听说在沿海地区有创建成功的先例,省内没有听说过,可燕振昌还是带领村“两委”把水磨河村的造纸厂建起来了,不仅是长葛第一家,也是全省第一批股份制企业。渐渐地,大家的思想活跃起来,跃跃欲试的人干起来了。随后几年里,村里吸收股金800多万元,办起了铸钢厂、淀粉厂、瓷厂等股份制企业,冒出了机械、加工、商店、运输、饭店、砖瓦窑、白灰窑等私营企业50多家。目前,水磨河村经济发展迅猛,以汽车、农机、矿山机械铸件为主的企业达50多家,商户300多家,2014年全村总产值突破4亿元。村里统一规划建设盖新房,1000多户老宅子都要拆迁。作为做生意的风水宝地,位于村里最繁华十字街的住户不愿搬,其中包括燕振昌的岳父。燕振昌就从老岳父先下手:“盖新房,建新村,可都是为了大家伙儿。作为村支书家,可得带好这个头啊!”张改真告诉记者,拆迁时,娘家人不情愿地第一个搬走了。但等到新宅子建起来,大家都在争要门面房时,燕振昌却没第一个想着娘家人。为此,老岳父“恨”了他多年。2012年,村里又建新社区。张改真三番五次劝燕振昌:“这次能为自家要一间了吧?”燕振昌却道:“村里门面房紧张,咱是村干部,怎能跟大家争这个?”如今,水磨河村街道两旁门店林立,300多个门店、500多间门面房中,燕振昌家没有一间。“干工作要像春蚕吐丝,兢兢业业到死方休。做人要像点着的蜡烛,从头燃到脚一生光明。”燕振昌说到做到。村里现在有自己的生态园,学校,广场,环村公路,大型超市,集贸市场,新农村面貌潮气蓬勃!为了纪念他,政府专门给修建了一个纪念馆!

燕振昌去世时,全村人哭红了眼,自发为他送行……经许昌市委批准,他的身上盖着鲜艳的党旗,被安葬在村里的祭祖园。园门古朴,上面镌刻的正是他亲自编写的对联:“伏牛灵照忠孝子,暖泉滋润德善心”;横批“德泽犹存”。这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迹,燕振昌书记用自己的44年,自己的行动去为老百姓做实事,摆脱贫困,他才是名副其实的扶贫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