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阿飘的生存困境:城市太拥挤,容不下一只鬼

2019-08-15 22:37:48 凉凉凉山

作者|凉山图片|魔法阿嫲

研究都市阿飘的生存困境

-1-

城里的中元节,丝毫没有鬼节的气氛,甚是无聊。不瞒你说,中元节是我挺喜欢的一个节日。

在老家,这一天,工厂放假,孩子又正值暑假。村里人在几天前就开始做“盛大”的准备。清理水沟、打扫街道,准备在鬼节这一天,当街大摆宴席。红桌上满是贡品,当季的水果、成箱的饮料、袋装的饼干、烧得黝红的卤鹅、抹了红胭脂的白鸡……让归家的亡灵有得吃。

这是很盛大的仪式。

除了祭拜贡品,人们会找来烧过的红煤炭,沿着街道摆起来,然后点燃香火,插在上面。烟雾缭绕,迷了眼睛,勾勒出中元节的形状;沁人的香火味,是中元节的记忆味蕾。

人们还会烧纸钱,一边烧一边念念叨叨,祈求祖宗的庇护。旺盛的火焰,与炙热的烈日狼狈为奸,灼退了那些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们。

哗——哗——是有人在向街道撒米,叫“普度”。虽然我没有阴阳眼,看不见另一个世界的鬼魂,但我有想象力,在脑海中picture出无数只饿鬼匍匐在路上,争抢着人间的善施。这些鬼魂都是二次元形象,是我从《魔法阿嫲》里搬出来的。

这一天,阴阳两界的界限模糊,阴盛阳衰,但我期待的灵异事件,一件都没有发生。

在中元节这一天举行一场大型的祭祀活动,显示了人们对鬼神的敬畏,他们相信,祖先的亡魂会回来,于是准备了很多食物,好生招待。毕竟一年一次,对鬼来说是他们的“国庆节”。平日里他们吃不了东西,直到了今天,才能敞开肚皮吃。

这一天,阳间满是鬼魂,人倒变成了夹缝生存。

那是关于老家中元节的美好回忆呀。

城市的钢筋水泥、车水马龙、对GDP的狂热追求,倒是容不下这些祭祀活动。

没有沁人的香火味飘散街头,没有烧给阴间的纸钱,没有神神叨叨的阿婆,没有散落一地的白米,没有琳琅满目的贡品……城市失去了对鬼神的敬畏心。

大城市太拥挤了,容不了迷信与玄学。大城市太嘈杂,听不到鬼魂的哀嚎。

倘若在鬼节这天,真真切切发生鬼门关大开,亡灵散落人间的事。那么,城里人没有祭拜他们,这些饿鬼岂不是又要饿死一次?

而且,如今的人都不怕了,这些阿飘岂不是没有面子?吓不了人,业务能力不行,阿飘们估计要怀疑人生?

我们可以大胆推测,这些鬼魂都在撤离大城市,拖家带口往乡下钻。

乡下好啊,每一年都有人惦记着他们,在这一天给他们摆酒席,欢迎他们阳间一日游。鬼魂们也是自豪的,今天来一趟人间,是获得官方许可,是一场合法的回家探亲之旅,能不高兴吗?

唉,好失望,城市一点节日氛围都没有,我喜欢热闹,但热闹是鬼的,与我无关。

-2-

城市不仅没有敬畏心,连想象力都没有,这里不生产鬼故事。城里人不相信鬼神,活得过分认真,是一本正经的大人。

在乡下,鬼故事一箩筐。孩子是信的,有些大人也是信的。于是,在听大人拉家常,有时会拾到几个鬼故事。

在溺水的季节,老家曾有一桩惨案,是真实发生的。有一对兄弟几乎同时在不同的水里溺水身亡,这件诡异的事故,引起了村民们的热议。因为太玄乎、太邪门,大家都说,是他们死去的父亲要两个儿子去陪他。可怜的是家中的母亲,一家4口如今只剩她一人。

比如,有一男子溺水身亡,没有找到尸体。按照老一辈的说法,妻子要跑到河边,大哭、痛哭,随后丈夫的尸体就会浮出水面。如果妻子的做法没有奏效,村民就会让他的儿子也下场去哭。

再比如有人跟我说,他和河边钓鱼,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当时没人,周围也很静,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答应,而是快速收拾东西离开。

我阿姨跟我说,她曾经在一家食品厂工作,住工厂的宿舍。一到雨天,地板就会渗出绿水,可怕呢。夜里,她会听到悉悉索索的吃东西的声音,有时还会蹦出句话来,“好吃!”。后来她就辞职了。她神秘兮兮地说,这些工厂都是建造在坟地上。

曾经有一个老头,经常夜里去江边打水。周围的人都告诫他:“小心被水鬼拖走了!”他笑嘻嘻地说:“我才不相信了。”后来他淹死了,死在家里的洗脸盆里。大家都说:“是鬼按着他的头,把他淹死在水盆里。谁叫他不相信,鬼要惩罚他!”

六月初五晚上,再生猛的大人,也会把柳枝放进口袋里,才敢出门。听说有一个人在外面喝酒,喝得醉醺醺。醒来后,他对家里人说:“我现在有钱了。”结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堆冥币。

母亲也会给我讲些她经历过的灵异事件:“小时候,我背着你小姨,夜里去别人家吃酒席。吃完回家的路上,当时走在荒郊野外,远远看到远处有一处亮光,可是怎么走都走不到。怕是遇到鬼打墙了。”“后来呢?”“后来啊,遇到夜里在拿枪打鸟的大人,在他们的帮助下才回到家里。”

母亲又讲了一个,是大姨告诉她的,大姨说有一次在田里劳作,她看到远处的路上,有一个女鬼在地上爬着,瘆人呐。

这些故事,有几分是真实的呢?我也不清楚,但爱听故事是小孩子的天性。这些故事,又有什么魔力,让我记住这么多年?

关于鬼神,母亲应该是信的。有时我约朋友去爬山,她会严肃地警告我:不要去山里,不要乱说话。我知道她在让我警惕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而且,母亲睡觉的时候,总有一个习惯动作,把手臂盖在自己的额头上。我问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母亲说:可以避免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听完我觉得很新奇,忍不住学了起来。但是,睡觉手那样放很不舒服,况且我也没见过阿飘。于是就放弃效仿母亲……

今天是中元节,不由得想起家乡的很多习俗,想起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在中元节泛起乡愁,真是个吊诡的操作。

-3-

为了给中元节营造过节的氛围,我一般都会很应景地看了恐怖片。

这不,昨天晚上吓倒了,躺床上眼睛都不敢闭上。夜里的睡眠质果然不好,动不动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然后警惕地回顾四周,被恐惧按倒在床。或者半睡半醒,处在现实与梦境的交界处。

醒着的时候,会忍不住运用强大的想象力,去描摹那些不存在的东西,还逼迫自己相信。

可是呀,夜色静悄悄,时不时响起可疑的声音,黑夜里除了胸膛里的心脏在跳动,这个世间竟仿佛没有了活物,连一个鬼影都没瞅见,只有自己一个人,自编自导演了一场心惊肉跳的大戏,苦苦等待黎明的解救。

恐怖片看多了,并不意味着你就不会害怕。倘若不吓人,那看恐怖片干嘛呢?

我曾仔细思考过,为什么喜欢看恐怖片?因为那些恐惧是真实的,让我感觉我还活着。

作者|凉山图片|魔法阿嫲

研究都市阿飘的生存困境

-1-

城里的中元节,丝毫没有鬼节的气氛,甚是无聊。不瞒你说,中元节是我挺喜欢的一个节日。

在老家,这一天,工厂放假,孩子又正值暑假。村里人在几天前就开始做“盛大”的准备。清理水沟、打扫街道,准备在鬼节这一天,当街大摆宴席。红桌上满是贡品,当季的水果、成箱的饮料、袋装的饼干、烧得黝红的卤鹅、抹了红胭脂的白鸡……让归家的亡灵有得吃。

这是很盛大的仪式。

除了祭拜贡品,人们会找来烧过的红煤炭,沿着街道摆起来,然后点燃香火,插在上面。烟雾缭绕,迷了眼睛,勾勒出中元节的形状;沁人的香火味,是中元节的记忆味蕾。

人们还会烧纸钱,一边烧一边念念叨叨,祈求祖宗的庇护。旺盛的火焰,与炙热的烈日狼狈为奸,灼退了那些好奇心旺盛的孩子们。

哗——哗——是有人在向街道撒米,叫“普度”。虽然我没有阴阳眼,看不见另一个世界的鬼魂,但我有想象力,在脑海中picture出无数只饿鬼匍匐在路上,争抢着人间的善施。这些鬼魂都是二次元形象,是我从《魔法阿嫲》里搬出来的。

这一天,阴阳两界的界限模糊,阴盛阳衰,但我期待的灵异事件,一件都没有发生。

在中元节这一天举行一场大型的祭祀活动,显示了人们对鬼神的敬畏,他们相信,祖先的亡魂会回来,于是准备了很多食物,好生招待。毕竟一年一次,对鬼来说是他们的“国庆节”。平日里他们吃不了东西,直到了今天,才能敞开肚皮吃。

这一天,阳间满是鬼魂,人倒变成了夹缝生存。

那是关于老家中元节的美好回忆呀。

城市的钢筋水泥、车水马龙、对GDP的狂热追求,倒是容不下这些祭祀活动。

没有沁人的香火味飘散街头,没有烧给阴间的纸钱,没有神神叨叨的阿婆,没有散落一地的白米,没有琳琅满目的贡品……城市失去了对鬼神的敬畏心。

大城市太拥挤了,容不了迷信与玄学。大城市太嘈杂,听不到鬼魂的哀嚎。

倘若在鬼节这天,真真切切发生鬼门关大开,亡灵散落人间的事。那么,城里人没有祭拜他们,这些饿鬼岂不是又要饿死一次?

而且,如今的人都不怕了,这些阿飘岂不是没有面子?吓不了人,业务能力不行,阿飘们估计要怀疑人生?

我们可以大胆推测,这些鬼魂都在撤离大城市,拖家带口往乡下钻。

乡下好啊,每一年都有人惦记着他们,在这一天给他们摆酒席,欢迎他们阳间一日游。鬼魂们也是自豪的,今天来一趟人间,是获得官方许可,是一场合法的回家探亲之旅,能不高兴吗?

唉,好失望,城市一点节日氛围都没有,我喜欢热闹,但热闹是鬼的,与我无关。

-2-

城市不仅没有敬畏心,连想象力都没有,这里不生产鬼故事。城里人不相信鬼神,活得过分认真,是一本正经的大人。

在乡下,鬼故事一箩筐。孩子是信的,有些大人也是信的。于是,在听大人拉家常,有时会拾到几个鬼故事。

在溺水的季节,老家曾有一桩惨案,是真实发生的。有一对兄弟几乎同时在不同的水里溺水身亡,这件诡异的事故,引起了村民们的热议。因为太玄乎、太邪门,大家都说,是他们死去的父亲要两个儿子去陪他。可怜的是家中的母亲,一家4口如今只剩她一人。

比如,有一男子溺水身亡,没有找到尸体。按照老一辈的说法,妻子要跑到河边,大哭、痛哭,随后丈夫的尸体就会浮出水面。如果妻子的做法没有奏效,村民就会让他的儿子也下场去哭。

再比如有人跟我说,他和河边钓鱼,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当时没人,周围也很静,他没有回头,也没有答应,而是快速收拾东西离开。

我阿姨跟我说,她曾经在一家食品厂工作,住工厂的宿舍。一到雨天,地板就会渗出绿水,可怕呢。夜里,她会听到悉悉索索的吃东西的声音,有时还会蹦出句话来,“好吃!”。后来她就辞职了。她神秘兮兮地说,这些工厂都是建造在坟地上。

曾经有一个老头,经常夜里去江边打水。周围的人都告诫他:“小心被水鬼拖走了!”他笑嘻嘻地说:“我才不相信了。”后来他淹死了,死在家里的洗脸盆里。大家都说:“是鬼按着他的头,把他淹死在水盆里。谁叫他不相信,鬼要惩罚他!”

六月初五晚上,再生猛的大人,也会把柳枝放进口袋里,才敢出门。听说有一个人在外面喝酒,喝得醉醺醺。醒来后,他对家里人说:“我现在有钱了。”结果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堆冥币。

母亲也会给我讲些她经历过的灵异事件:“小时候,我背着你小姨,夜里去别人家吃酒席。吃完回家的路上,当时走在荒郊野外,远远看到远处有一处亮光,可是怎么走都走不到。怕是遇到鬼打墙了。”“后来呢?”“后来啊,遇到夜里在拿枪打鸟的大人,在他们的帮助下才回到家里。”

母亲又讲了一个,是大姨告诉她的,大姨说有一次在田里劳作,她看到远处的路上,有一个女鬼在地上爬着,瘆人呐。

这些故事,有几分是真实的呢?我也不清楚,但爱听故事是小孩子的天性。这些故事,又有什么魔力,让我记住这么多年?

关于鬼神,母亲应该是信的。有时我约朋友去爬山,她会严肃地警告我:不要去山里,不要乱说话。我知道她在让我警惕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而且,母亲睡觉的时候,总有一个习惯动作,把手臂盖在自己的额头上。我问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母亲说:可以避免看到不干净的东西。

听完我觉得很新奇,忍不住学了起来。但是,睡觉手那样放很不舒服,况且我也没见过阿飘。于是就放弃效仿母亲……

今天是中元节,不由得想起家乡的很多习俗,想起小时候听过的鬼故事,在中元节泛起乡愁,真是个吊诡的操作。

-3-

为了给中元节营造过节的氛围,我一般都会很应景地看了恐怖片。

这不,昨天晚上吓倒了,躺床上眼睛都不敢闭上。夜里的睡眠质果然不好,动不动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然后警惕地回顾四周,被恐惧按倒在床。或者半睡半醒,处在现实与梦境的交界处。

醒着的时候,会忍不住运用强大的想象力,去描摹那些不存在的东西,还逼迫自己相信。

可是呀,夜色静悄悄,时不时响起可疑的声音,黑夜里除了胸膛里的心脏在跳动,这个世间竟仿佛没有了活物,连一个鬼影都没瞅见,只有自己一个人,自编自导演了一场心惊肉跳的大戏,苦苦等待黎明的解救。

恐怖片看多了,并不意味着你就不会害怕。倘若不吓人,那看恐怖片干嘛呢?

我曾仔细思考过,为什么喜欢看恐怖片?因为那些恐惧是真实的,让我感觉我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