霉霉解释为什么在2016年总统大选没有发声及她对总统特朗普的看法

  

  泰勒·斯威夫特决定要更多地参与2020年的总统大选。

  这位著名的女星在2016年的时候,跟其他的娱乐明星相比在整个总统大选中出奇地沉默。终于近期她开口解释当时的沉默,以及她对总统特朗普的真实内心看法。

  最近在跟《卫报》做的采访中,这位现年29岁的女星分享了她对目前美国政治生态的失望之情。

  她说:“我们是民主国家,至少应该是这样,在这样的国家你有权利不认同、可以发表不同意见以及可以争论。我真的觉得他现在认为这是一个独裁国家。”

  针对特朗普的总统大选,霉霉分享她的感觉就像“书本里所有最肮脏的计谋现在都被使用了,而且还见效了”。霉霉觉得现在美国的整个氛围就像“引导整个美国民众就像,如果你痛恨总统,你就痛恨整个美国。”

  

  如果这就是她现在的感受,她为什么当时不更多地参与去改变呢?霉霉也解释了她面临的困境,包括她母亲癌症复发,这事儿在她的新发专辑里有一首歌《Soon You’ll Get Better》,以及她与卡戴珊夫妇之间的不合带给她的困扰,她对媒体说她时常感到无力:

  “我想尽量维持自己心理的健康状态,不怎么看新闻,只是去投的票,然后告诉人们要去投票。我只是知道什么我可以做,什么我无能为力,我当时真的是在崩溃的边缘。”

  这位曾十次获得格莱美的巨星敞开心扉说,她当时的公众形象真的让她感觉“无力,甚至是阻碍”,她补充说。她甚至后来“真的觉得很后悔没有早点去说些什么”,她可以更多地去支持希拉里·克林顿。

  霉霉的影响力是显而易见的,即使她发出的声音晚了一点,却仍然可以造就不同的影响力。在2016年大选前的一个月,霉霉PO了她第一篇有关政治的文之后,VOTE.ORG网站发现之后的24小时时间有六万五千选民在网站注册。

  

  在随后的采访中,霉霉很肯定地说她在即将到来的2020大选中会更加积极主动,并发誓她将会“为了2020尽自己的一切所能”。

  在她接受采访的时候,田纳西州的立法者们正在投票想要通过一项几乎全面禁止堕胎的州立法,对此霉霉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很显然,我是支持堕胎的一方。我真的无法相信这事儿的发生。”

  我们之前也报道过,这位女星曾经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对政治发声,她曾经对田纳西州的参议员Lamar Alexander写信,督促他为平等法案投票,这个方案为了维护LGBT(同志以及变性人群体)群体的利益,免于被歧视。

  你对霉霉是什么想法?在评论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