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强攻大楼却犹豫不决,尽然被几句话折腾的欲罢不能

  小说:他要强攻大楼却犹豫不决,尽然被几句话折腾的欲罢不能

  闻老三这会想哭的心都有了,什么时候干过这活呀,虽然他的身手一般,但是他宁愿陪着其他兄弟去干架都不愿意来跟着这个毛头小子,玩呐?逛街呐?如果不是看在这小子身上有几千新币,他早就掉头走了,更何况杀个人比杀丧尸简单多了不是?

  从酒吧出来跟着,先后去了武器店、书店、食用品售卖店,这都算了,关键这小子跑到服饰街上各种左右穿梭,也不见买什么衣服,一个劲的逛,倒是买了不少吃的还有几本书。

  又不能让对方发现,稍有不留神就淹没在人海中了,闻老三那叫一个提心吊胆,眼睛都快瞅瞎了,他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比当年上学时候盯黑板要用心多了。

  倒不是苏沐想到处乱逛,原本就是想简单的买两件衣服,结果一进去发现,因为穷的原因,让他已经跟社会脱节了。

  现在服饰店卖的衣服有两种,一种就是普通一种,还有一种作战衣,穿上完美贴合自身且丝毫不影响行动,最普通的那种防御力都比他的皮衣要强。

  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来回比较款式,主要还是价格,

  “早知道把尸核都兑换了。”站在透明橱柜外,苏沐口水都拉丝了,不过这件C级作战衣的售价高达新币,就算尸核都卖了也不够,他显然想多了。

  又徘徊了片刻,终于迈着不舍的步伐,提着两个大袋子朝营地外走去。

  “小子,就你还想买作战衣?哥几个一天泡在丧尸堆里都没买上一件,浪费这么多时间,一会看老子怎么从你身上要回来!”见这祖宗终于要走了,闻老三愤愤的跟了上去。

  营地周围不断有驻军在巡查,隔一段距离就能碰到,等这一班巡查的时间到了,下一班人就回来接替。

  闻老三又要抓狂了,除了营地以后他最起码动了五六次杀意,不过每每准备掏枪,就看见远远地过来一队驻军士兵,时间不长就感觉气血翻涌,差点憋出伤来。

  弄得他神经兮兮的,每次有掏枪的想法,都四下查探一番,生怕有驻军他没看到,最后索性继续跟着,等彻底远离21号营地再说。

  一路下来,不光要担心被苏沐发现,还要看周围是否有驻军出没,闻老三已然身心疲惫,整个人都憔悴了几分。

  虽然现在世道乱了,但不管是联邦还是反叛军,统治者们绝对不允许在他们眼皮子下杀人,抓住了那就是重罚。

  过了老长一段时间,在望眼欲穿的闻老三看来,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久,再三确认这段距离没有发现驻军之后,狞笑着从身后掏出一把粗糙的自制手枪,卖相虽然不怎么样,但是杀个个把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人呢?!”

  猛地擦了擦眼,就在他酝酿着掏枪应该配合哪个姿势的时候,苏沐一眨眼就从眼前的树林里不见了。

  快步追了过去,才发现身前树林后出现了一座废弃的工厂,因为时间的侵蚀,早已破烂的不成样子。

  要命的是这工厂还依着一条大路修建,后面还有一片树林,鬼知道苏沐是进这厂区了还是绕过去了?

  闻老三心中像有几百只蚂蚁在挠一样,既想进去搜查,又担心耽搁了时间彻底跟丢了,简直能憋出来内伤。

  “兄弟们,我回来啦!”

  就当闻老三快把自个折磨到自闭的时候,一旁的三层建筑传来一个欣喜的声音。

  “好小子,居然还有同伙在这!”

  听到苏沐的声音,闻老三心中一喜就要欺身上去,不过一听这话里的意思,还不只他一个人在这。

  “这怎么办?”

  虽然从苏沐那身破烂行头能看出来他朋友想必也强不到哪去,但冒然进楼实在不妥。

  闻老三感觉比吃了苍蝇都难受,感觉就像跟一个绝色美女前戏做足,就要临门一脚的时候,人家甩出来一张大号创可贴一样,瞬间破功。

  黑着脸蹲在墙根,耳朵却竖的老高,像极了一只打探风声的黑脸兔子。

  “老哥,阿柴有没有想我呀?这两天家里好着没?”可能是楼上的房间有点多,显得比较空旷,苏沐的声音也很是清楚的传了出来。

  “果然不止一个!”闻老三暗自侥幸,刚才要是直接冲进去,就算有枪在手,在楼里房间众多,难免被阴。

  “它们几个呢?”

  “还有人?!这么个破地方哪来这么多人?”又是一惊,闻老三再次为刚才的冷静分析感到庆幸,事已不可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哦?不在楼里啊?”可是左脚刚迈出去一步,楼上又传来一句话。

  “不在楼里?这样的话他们只有三个人,若是强冲,应该有六七分胜算。”闻老三心里打起了小九九,就算枪法失误,一梭子十发,应该够用了。

  只是不知道其他的人在哪里,要是都在附近的话,在这空旷的地方开枪,指不定就把对方引过来了,就怕到时候再生变故。

  “阿柴,你慢点跑,小心背上的伤口再裂开,老哥,你也是的,腿都瘸成这样子还乱走,给我站那。。。”

  “受伤了?还有个瘸子?”就当闻老三犹豫不决的时候,又一条极为重要的信息从楼内传达过来,顿时心中一横,“两个伤员再加个毛头小子,废不了几秒钟,干了!”

  瞧见围墙外一个箭步冲进楼里的闻老三,倚在二楼窗口的苏沐呵呵一笑,抱着阿柴朝着走向楼顶。

  “怎么这么臭?”

  楼内有一股腐臭的味道,像是什么东西烂掉了,闻老三捂着鼻子,再排查了一楼的情况后,警惕的朝楼上摸去。

  二楼没人。

  三楼也没人!

  “这小子放着好好的房间不住?难不成住在楼顶?”

  站在通向楼顶的楼梯处,闻老三犹豫了,因为从这个角度看不清楼顶是什么状况,左右两侧都是是视线盲区,上去第一时间观察不到周围全部的信息,况且这时候也再没听到苏沐的声音。

  “今天这是怎么了?杀个毛头小子都畏手畏脚的。”闻老三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片刻后又自嘲一笑,真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了。

  定了定神,又从兜里摸出一把折叠匕首,深呼一口气,身体微微弓着,就连面目的肌肉都紧紧紧地绷着,双手交叠迈开了步子。

  就当这时,脚下楼道里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